您的位置: 永川信息网 > 健康

荒芜之地成了北京骄傲草根空间798之蜕

发布时间:2019-11-28 19:41:38

荒芜之地成了北京骄傲:草根空间“798”之蜕

地处北京酒仙桥的798艺术区显然已成了北京的一张脸。 来过798的人,相信都不会错过细细品味798艺术区内的每一处工作室、画廊、展馆空间。或许有人会说,名画、展厅无处不有,何以居奇?纳闷之际,神态懒散的工作室主人或许会走出来告诉你答案,令你眼前发亮的是,这些深居厂房中、藏在朴素衣着后的却是那些早已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前卫名人们,刘索拉、洪晃、卢杰、徐勇、黄锐……而每日与这些人擦肩而过互致问候的,除了偶尔认出他们的游客,就是那些对当代艺术或许并不关心的798厂区工人们和社区的居民。这就是798,一个充满混合特征的地方。是什么让798从一堆厂房变成现在这样? 带着这个问题,走访了眼见798成长历程的艺术家卢杰等一批在798里活动的人。2002年,卢杰带着成熟的经验来到刚开放的798工业区。艺术出身的卢杰,做过翻译、评论、、策展人、艺术管理者、非赢利基金管理者,而今798里的人更多称呼他为视觉文化的政治经济学家。从他的经历中可以观察到多年来艺术家生存状态的变化。也折射出798从建立之初的萧条到兴旺的过程。 荒芜之地成了北京骄傲 个案: 草根空间 演绎798传奇 北京798艺术区所在的地方,是新中国“一五”期间建设的“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即718联合厂。是社会主义阵营民主德国对中国的援建项目之一。当时,东德副总理厄斯纳亲自挂帅,集全东德的电子工业力量,包括技术、专家、设备生产线完成了这项带有乌托邦理想的盛大工程。1964年4月,四机部撤销718联合厂建制,成立部直属的706厂、707厂、718厂、797厂、798厂及751厂(现已合并成北京七星集团)。 联合厂具有典型的包豪斯风格,是实用和简洁完美结合的典范,德国人在建筑质量上追求高标准。比如,抗震强度的设计在8级以上,而当时中苏的标准都只有6至7级;再比如,为了保证坚固性,使用了500号建筑砖;还有,厂房窗户向北,而当时一般建筑物的窗户都朝南,这种设计可以充分利用天光和反射光,这就保持了光线的均匀和稳定,而从视觉感受来看,恒定的光线又可以产生一种不可言喻的美感。 随着时代的变迁,原国有企业的没落,这些旧厂房逐渐荒废了。七星集团是北京市及电子城园区最早一批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由于对原六厂资产进行了重新整合,一部分房产被闲置了下来。为了使这部分房产得到充分利用,七星集团将这些宽敞的厂房以低廉价格出租给了艺术家们。 无论是最早进入798的罗伯特、徐勇,还是后来的刘索拉、洪晃,在草根时期,陪伴798一起战斗过的曾经的无名英雄,如今他们的名字也被一齐载入了798的辉煌。 “长征空间”、“卢杰”,就是观光798不容错过的两大关键词。前者是798内最大的国内自办空间,后者则是该空间的创办者。 11月1日,长征空间举办了5周年回顾展。最初长征空间设立在北京望京地区的花家地,1999年从英国伦敦完成硕士学位归国后,卢杰提出了“长征计划”。2002年卢杰召集了一支由250位国内外艺术家组成的队伍,重走25000里红军长征路,最重要的是在当地进行了大量创作并举办了许多展览活动。 当年年底,卢杰听说当时798工厂是个不错的选择,在此之前,罗伯特的“现代书店”,黄锐和东京画廊进来了,陆续开始有一些画廊在这里租下厂房做画廊,于是卢杰与798所属七星物业进行了沟通,并得到一个250平方米的场地,卢杰说,那是长征计划第一次从“计划”转变成了“硬体”,后来是徐勇的时态空间开幕,于是卢杰成为如今仍留守798的最初一批拓荒者。 “从25平方米到250平方米,再到如今的2500平方米;从原来三四个人,变成现在20多个人。”卢杰说,“长征空间变化过程也是798艺术机构发展的典型个案。” “艺术家常常是很绝对、很自我、很狭隘化,与物业、房东、政府的关系也很重要。”从一开始,卢杰就面临从艺术家向管理型社会活动家转型的巨大挑战。与普通艺术家出身的策展人或艺术领域活动家不同的是,卢杰一开始就十分看重市场对空间发展的作用,因此在创立之初,卢杰十分强调公共性,招聘新人时就苛求外语能力、媒体公关、交际能力。多年在国外策展的经历,使他明白团队整体交际、宣传、沟通能力,对于空间的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另一个有趣的事是,卢杰长期以来乐此不疲地吸引国际级艺术家研讨会来到798并免费为之提供场地。为此他在如何改造空间使其具备画廊与会议双重功能上费了不少心思。至今他还记得,他是798里最早安装投影仪、录音设备、演讲设备的人,所有的一切都表明,卢杰早早地准备好迎接某一天,他一手创办的机构能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媒介。

手机行情
狮子座
行业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