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永川信息网 > 体育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八十四章 海地龙谷的传说

发布时间:2019-09-25 17:59:41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八十四章 海地龙谷的传说

“我们现在到底往哪里走好,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米克了,西边不能去,回去也不行,因为西鲨王像鬼魂一样跟着我们,还有那池子鳄鱼,我觉得老头可能已经逃出另一边去了,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一直盯着我们的恶灵!”马辰闷声説道,从进来林子里开始,他就一直感觉到有人在盯着他,而且是在附近,但是转头去看,却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他的感觉没有错,托尔曼,有人盯着我们,不是西鲨王,是别的什么人,可能是别的队伍,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太久,他们説不定是来监视我们的。”布鲁诺説着故意回头看了一眼,在他看去的地方,一个黑影闪过。

“唉,那我们离开吧,现在让我们来看看,这里已经没有我们想要的东西了,所以我们有三个选择,南边,北边和西边,大家都知道西边危险,但是有没有人知道,危险的地方总是有安全的角落,没有人会去西方,我们去那里,等第二只怪物被放出来,但是记住,那里的东西都不要碰!”托尔曼説着走向另一边,他不准备带他们从原路返回,毕竟那里太危险。

看着其他人都走了,马辰看向布鲁诺刚刚看的那个地方,但是什么人也没有看到,但是他看到了一条白光,那条白光以很快的速度闪过,马辰想着要不要去看看,却听到何雷叫他的声音,便应了一声转身跟了上去,而白光落下的地方,一个通体白色的人形从那里走了出来,他朝着两边看了一下,似乎是在确定是否有人,当他确定周围没人之后,他又化为一道白光,瞬间消失。

“就是这里了,你确定要进去吗,女人可不喜欢这样的哦!”酋殷説着看向娜姬的脸,让娜姬再次感觉到不适。

“怕什么,再苦再累的你都没看到,不要把我们看得好像只会涂着香粉在你们身边打转的女人!”娜姬説着看向脚边的河流,虽然这么説

末世悚情启世录  第八十四章 海地龙谷的传说

,但是河流的臭味还真的是很浓啊。

“説得很棒啊,但是你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听着,被围起来的那河里有非常多的鳄鱼,之前的人在锻造这面铜墙的时候为了方便自己离开,特意在下面留了一个xiǎo口子,这样他就可以潜水出来,而不用游到岸上去,我们要从这个口子进去,进去以后记得先别冒出水面,拼命往左边游去就对了,如果他们没死或者是打败那只怪物了,他们一时之间都走不出那里的,即使他们和里面最聪明的人合作了也一样。”酋殷説着不再去看娜姬,一跃跳入河里,娜姬也跟着跳入水中。

娜姬潜入水中后,睁眼看到酋殷从下面一个洞游进去,而在洞的周围却满是水草,仔细看,还可以看到水草中有几具骷髅,这些年娜姬也是见过了不少恶心的东西,所以对此也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心里却觉得奇怪,酋殷説那些人为自己留后路,那怎么还会有人死在这里。

就这么想着娜姬靠近了那个洞口,却看到那些水草里竟然伸出了一双黑色泛白的手臂,好在娜姬多年来一直挑战派库克,虽然派库克隐藏了他的实力,但对于娜姬来説依然强力,在挑战了多次以后她的反应力也变得很快,在瞥见手臂的同时,娜姬已经躲了开来,那条手臂一抓空,本体也从水草里钻了出来。

一个肿胀的浑身黑色的人从水草里钻出来,他的嘴张的很大,似乎很痛苦,眼睛犹如两个黑窟窿,瞪着娜姬,挥舞着肿胀的手臂朝娜姬抓来。娜姬往后一蹬,一脚刚好踹在那个死灵的脸上,那个死灵顿时像是被扎破的麻袋一样,流出一大堆乌黑的液体,一下子弥漫了附近整片区域,娜姬心里一惊,绕开那片黑色液体游向洞口,在靠近洞口的时候她却感到有东西缠住了她的手臂和腰。

娜姬转头看去,只见那水草像是活了一样朝着她的身上缠绕着,娜姬心里一惊,另一只手拔出了刀,割断那些水草,但是刚割断了这边的水草,另一边的水草却活了过来,将她拿刀的那只手也缠住了,还有一束水草缠住了她的脖子,娜姬瞬间就感到了窒息,鼓着的嘴一松,呛了一口水。

水草的力气很大,娜姬很快便没有了力气,只能任由那些水草把自己拉进水草丛里,然而在这时候,另一股力量从另一边抓住了娜姬,而那些水草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纷纷放开了娜姬,那股出现的力量抱着娜姬快速向上游去。

“咳咳咳!”娜姬咳出了肺里的水里,长吸了一口气,随后转头朝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正坐在离河岸比较远的地方,河里的鳄鱼正虎视眈眈地盯着她,但没有上岸来,娜姬转头看向另一边,却见到一个湿漉漉的人抱着一堆东西从森林里走出来。

“你终于醒了,你很聪明啊,断开呼吸来防止自己溺水,还好这样,不然我救了你也没用了。”酋殷説着丢下怀中的木柴,然后双手搓了几下,一diǎn火星从他手中落入柴堆中,不久后便燃起了火焰来。

“如果你在海上呆了几千万年的话,你也会懂得怎么闭气的,告诉我,那些水草和那里的死灵是怎么回事?”娜姬斜眼问着酋殷,眼中闪过寒光。

“我可没有告诉你那洞口会很安全,我只是説这边会很危险,xiǎo姐你可不能怪我,关于那些水草,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不知道你信不信,这里呢,海盗们喜欢叫它亡命岛,而我们,喜欢叫它海地龙谷,虽然现在我们知道了西鲨王最近抓来一条龙,而且他还用这里原本的龙骨制造了一个巨大的号角,但是这并不足以让这里冠上这个名字,在众多海盗中呢,流传着一个配得上这名字的传説。”酋殷説到这里突然站起来,转身又走进森林里,一会儿后又抱着一堆干柴出来。

“传説这里曾发生过一场大战,巨龙之母在这里遇到了海神,大家都知道,海神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神明,它更像是一只怪兽,所以巨龙之母并不是承认海神的名声,而海神自然也对此感到不开心,因此它在这里将巨龙之母打败,巨龙之母,不仅是最大的龙,而且孕育着每一条龙,与海神决斗的时候她怀着身孕,为了保住孩子她躲入海里,海王和自然神目睹了这一切,海王帮助她逃离海神的追杀,而自然神为她制造了一座山。”酋殷説着不停地添柴,把火燃地越来越旺,似乎想吸引什么东西出现一样。

“这座山的内部是空的,可以容纳任何的东西,包括这条龙,巨龙之母虽然无奈的躲在这里,虽然她很想离开,但她知道一旦出去了,海神不会放过她和她的孩子,她自己想逃跑轻而易举,但是带着孩子就不一样了,所以只能一直呆在这里,而她的孩子也出生了,巨龙之母绝望的发现她产下的这条龙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奇怪的一条,没有翅膀,没有鳞片,浑身长毛,不像条龙,更像一只怪物,于是巨龙之母决定抛弃他,却没想到这条龙也是个恶徒,在他母亲最后一次看他的时候他毫无理由的咬住巨龙之母的脖子,后来人家説那条龙吃了巨龙之母,然后沉睡在那座海底之山的下面,等待着有人来叫醒它!”酋殷説到这里已经停止添柴,而火焰已经燃得比他们人还高。

“你的意思是那些水草是那条龙的毛,这里的下面有一条恶心而且巨大的龙?”娜姬皱着眉问着酋殷,这恐怕是她听説过的最恐怖的事情了,这些海盗竟然在一条龙的身上生活,而且每天都吵吵闹闹的,如果哪一天把那条龙吵醒了,这里的人恐怕无一幸免。

“这只是个传説,谁知道那些水草是什么呢,我当年也发现了这些水草,那时候我可不敢靠近,所以我用一头死猪试了一下,没想到那些水草竟然把肥肥胖胖的死猪吸得跟干尸一样,但随后我又发现了有趣的事情,这些水草不仅会吸收,而且也会供给,我不知道它们往死猪身体里注入什么,但是死猪竟然又浮肿起来,而且成为了它的傀儡,所以我用了很多xiǎo东西去试那些水草,发现连一只xiǎo老鼠都能吸引它们所有的注意力,因此我每次来都会丢给它们一只xiǎo老鼠,你过去的时候很不巧,老鼠已经被它们吃干净了。”酋殷説到这里呵呵笑了两声,却发现身边的恐怖面孔,赶紧闭上了嘴。

“如果我不是还需要你的话,我一定杀了你,听着,你对这里很熟悉,所以你要是敢再耍我的话,我就先放你的血,然后再把你丢进那些水草从里!”娜姬説到这转过头去,随后静默了一会,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漫不经心地説道:“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王树申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刘惠莉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王金云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高霞
石家庄远大白癜风医院李泽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