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永川信息网 > 育儿

哈萨克斯坦牛奶市场发展前景

发布时间:2019-11-24 02:34:18

  哈萨克斯坦牛奶市场发展前景

  在世界市场上出现的牛奶价格危机和俄罗斯公司的问题可能使哈萨克斯坦牛奶业的发展处于有利地位。 从来不曾想到,哈国牛奶商会真正担心生物乙醇燃料(从植物中提炼)的生产问题。但今年10月中旬,德国BiotechUnited公司和哈国SouthOil公司签订的关于在什姆肯特建造年生产能力为5万吨燃料的生物乙醇生产企业的协议,导致了牛奶商们的悲观情绪:“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我们国家拥有丰富的石油,却开始从事生物乙醇的生产……,要知道,生物乙醇的生产需要使用谷物饲料。因此我们才会有这样的顾虑,建造这样的工厂将对畜牧业产生影响。我们建造农场,但开始喂养母牛的时候,这些饲料却将全都用来生产生物燃料。”——拉伊姆别克阿格罗(РаимбекАгро)公司的总经理瓦列里伊 奥利费连科解释到。他同时指出,类似工厂在北哈萨克斯坦州已经开始投入生产。 德国BiotechUnited公司的代表努尔兰 塔加别尔格诺夫声明,新生产的二次产品可以像动物饲料一样被利用,但这个消息也无法使牛奶商安静下来。最近他们很少能够安静下来——使市场混乱,提高自己的牛奶和它的加工费的价格。仅10月份,牛奶的价格就上涨了10.5%。暂时牛奶市场还没有引起舆论的高度重视,例如,像葵花油市场一样——这里的价格快速增长,在上个月价格增长了几乎60%。但专家预测,哈国牛奶的主要动荡的时刻还没到。哈国牛奶商可能将遭遇进口原料短缺的现象,并且价格增长和从国内市场排挤国外竞争者的最后结果是受到政府的行政约束。 价格海啸 预先指定的生产生物燃料文化层面的扩大,确实成为推动世界粮食价格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在牛奶这个环节中,中国、印度和独联体国家牛奶需求的显着增长激化了市场价格。另一个因素是在澳大利亚发生的影响当地农场主的旱灾——这个地区保障世界牛奶生产约10%。 所有这些原因一同挑起世界牛奶产品价格的增长。例如,在波兰1公斤牛奶的价格在年中时是40欧元,到10月中旬就涨到了60欧元。在西欧国家它的价格涨得更高。 提到的所有价格震荡的国家中,都出现了相同的形势。牛奶原料生产者提高了自己的差额。销售商是不会损失自己那怕再小的利润的,因而转嫁并抬高消费者的费用。只有居民和牛奶加工公司不走运。最近出现了价格上的“剪刀差”。原料价格的增长和政府在这个时期对零售市场的价格限制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尤其是俄罗斯牛奶商遭受了这些剪刀差的重大影响。从今年8月到9月,在俄罗斯北部1公斤牛奶的价格从17.5卢布涨到了22卢布。考虑到国家现在处于准备选举的阶段(12月将选举新的国家杜马,而明年3月确定总统选举),俄罗斯政府试图遏止价格肆无忌惮的增长。

  他们把关于固定一系列奶产品价格的“自愿”协议强加给牛奶商。但出口单价不受这个协议的影响。 俄罗斯牛奶商是哈国消费者主要的产品供应商之一。原来哈国牛奶市场不是自给自足的。 据哈国国家通讯社的统计资料,2006年在哈国生产了490万吨牛奶。这些产量连哈国国内需求的一半都不能满足。剩下的需求依靠从俄罗斯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进口满足。 哈国的牛奶价格随着俄罗斯市场价格的波动而波动,也就不足为怪了。从今年3月到10月,1公斤牛奶的价格从原来的110坚戈涨到坚戈。哈国也像俄罗斯一样,通货膨胀的形势正在加深。经济学家说明到,由于石油的高价加上预算开支的增长必然导致牛奶价格的加速增长,无论是在俄罗斯,还是在哈国都没有足够数量的资金密集的投资规划,有能力吸引具有过剩清偿能力的资金。官方资料显示,2007年10月,哈国的通货膨胀指数达到了4.4%,年初的时候通货膨胀指数是13.4%。奶产品的零售价格也同样增长了。 确实,与俄罗斯政府不同,АкОрда暂时不采取根本的人民党的措施控制牛奶价格。显然,哈国工业和贸易部长加利姆 奥拉兹巴科夫为了查明“保持高价的强制贸易”的事实,对市场进行特别抽查是绝非偶然的。 但暂时不会在牛奶市场使用行政手段进行控制(与面包或与葵花油市场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哈国牛奶商就比他们来自俄罗斯的同行更走运。哈国牛奶恐怕在独联体大国中处在最恶劣的位置,并且现在的价格危机可能对它的影响将比对邻国的牛奶公司更加强烈。 外国的牛奶不能喝 与俄罗斯在近年来以最有效的方式效率很高的发展了牛奶企业——现代化的特大农场不同,在哈国牛奶生产的主要部分是小农场主。据《哈萨克斯坦分析》杂志的资料,他们中有96%从事牛奶的生产。但哈国牛奶联合会的专家利季叶 米赫耶夫指出,类似行业的巨大费用,他们的利润很小。这些农场主没有主要设备的现代化改装资金,并且总的来说手工劳动占绝大部分。生产水平很低。如果在欧洲从一头母牛每年可以挤出约10吨牛奶,那么在哈国挤奶量少近5倍。在这种形势下,按照牛奶商提供的资料,在大多数情况下个体户的牛奶不符合质量标准:供应物的菌状夹头往往存在超标现象,甚至在进行干燥处理后不能使用。 小生产者无法解决市场的季节问题。秋天和冬天,当农场主用廉价配制饲料喂养母牛的时候,每天的挤奶量就会下降4公斤左右(通常认为利润的极限是10公斤)。这样农场主在基本体质上丧失了母牛人工授精的机会,同样就不能促进挤奶量的提高。据统计,冬季生牛奶的价格照例会涨2倍。 因此,哈国牛奶加工商只得购买奶粉。像在阿特拉乌、阿克塔乌、卡拉干达这样的城市,冬季出售的牛奶100%是用奶粉制成的。这些奶粉基本上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在哈国销售这种产品的供应商80%都来自国外。但它的价格同样也贵了起来。据牛奶联合会的资料,2006年每公斤奶粉的价格是380坚戈,今年秋天的价格涨到了700坚戈每公斤。在这种情况下,直接供应商——俄罗斯为了稳定国内市场形势停止了这种产品的出口。 哈国牛奶联合会的专家米赫耶夫指出,原料支出约占小加工企业成本的50%(大企业要少一些),在当前价格条件下生产的产品,在扣除费用之后牛奶商实际上就没有任何赢利。很多牛奶公司被迫重新确定自己的生产方向或是改生产饮用水。 要么成功,要么失败 如果这样的事情还继续出现的话,那么哈国牛奶加工商在市场的份额可能将减缩到零——他们经不起与外国同行的竞争。俄罗斯实业界的代表肯定说,由于政府的支持,牛奶企业和大农场主能够着手开展设备现代化改装的大规模规划。牛奶市场危机和价格的人为遏止可能将延长投资规划产生影响的时间。但它必然将以生产量增加和产品成本降低的形式表现出来。这将给俄罗斯牛奶商在国外市场的竞争带来巨大竞争优势,在哈国市场也是一样的。 这样的形势使哈国处于劣势地位。在市场回热的情况下加深对进口的依赖性(专家预计,这个形势在近年内将保存下来。)显然,将最后导致消费产品的涨价,如已经出现的对谷物和食用油市场进行行政干预的例子。这种形势的唯一选择是加快发展本国行业。已经开始在这个方向上确定步伐。集团贸易热烈地接受了政府思想,在本国筹办了20个畜牧育肥基地(它们能够提高母牛的饮食质量并直接提高挤奶量)。哈国政府向农场主允诺,将补偿购买高级良种奶牛、人工授精和购买专业技术费用的一半。但在这种情况中,巨额费用不是由地方预算负担,因而牛奶商怀疑,所有地区都在寻找必需的资金。 专家断言,必须沿着邻国的道路前进,建立大型农场和大功率加工综合体。依照瓦列里亚 奥利费连科的看法,投资者即将投资于牛奶厂。要知道,不仅哈国的牛奶需求在增长,而且全球的牛奶需求也同样在增长。并且牛奶价格也同样在增长,也就是说,利润也在增长。 竞争者的观点,暂时的高价格与价格增长的人为限制发生冲突,引领哈国牛奶达到新水平的机制有失败的可能性。但其中,自己的产品将具有竞争力,商人不怀疑这点。在牛奶联合会牛奶商都认为,本国牛奶商强有力的竞争优势将使销售新鲜天然牛奶和不含增香剂、染料和防腐剂的奶产品成为可能。考虑到全球对健康食品需求的增长,哈国生产商的更多价廉物美的产品将来有能力大幅遏止进口。主要的问题就在于——不错过时机。 (吴扎尔 丽芳)

体育
中医养生
秦汉三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